辽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毕德利这几年没干别的,一直盯着中国东北角一条最短的内引外联运输线东奔西走。他直言:现在国际海运紧张,运价高涨一度超过铁运;纾解能源之困也有赖于高效快捷的陆海新通道。

  那边,国际供应链紧得“嗷嗷叫”。这边,中国东北角的西部地带,沉睡的金色资源亟待“唤醒”:这里是世界黄金玉米带、黄金水稻带,是国家“粮袋子”“肉案子”“奶罐子”核心区;这里也是全国工业的“奶罐子”,煤、铁、铜、石油……资源禀赋在全国举足轻重。没错,这里是中国版图“雄鸡昂首”的咽喉要津。如何让海风吹进来,让宝贝走出去?看似闭塞的内陆腹地,如今正“转身向海”。

  从辽宁锦州港至内蒙古自治区珠恩嘎达布其口岸划一条线,就是激活中蒙俄经济走廊潜力的东北陆海新通道。惟其重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都把共建东北陆海新通道写入省级“十四五”发展规划。东北陆海新通道为何颇受瞩目?又是如何从“纸面”落到“地面”的?还有哪些难点堵点待解?新通道究竟能为东北内陆城市带来什么?

  心 事

  “东北陆海新通道,干啥的?和咱们有啥关系?”百姓有百姓的掂量。这不,锦州港码头工人杨法千就有自己的看法。

  11月11日早晨,锦州,暴雪初霁。创历史纪录的降雪量几近“大雪封门”,不过仍没挡住杨法千一大早赶去上班的脚步。他是岸桥司机,那么多集装箱急着装上搬下,一刻也停不得。换上工装,杨法千乘电梯来到40米高的通道平台,走进驾驶室开始了紧张的吊装作业——把吊具的4个锁头精准落在集装箱的4个锁孔里再平稳位移。装(卸)一箱,齐活,用时不过90秒。

  “我们拿计件工资,得又快又稳。”杨法千说,自己是老司机了,熟能生巧,现在活儿多了,收入也增加了,月工资由1000元出头涨到现在的6000多元,“这就是东北陆海新通道给咱们港口工人带来的好处呀”。杨法千说,随着港口扩容,码头工人作业量和薪酬都在水涨船高。

  “新通道和我们从事贸易、物流的公司关系密切。”锦州阳光能源有限公司物流部运输经理赵勇说,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每一公里物流成本都必须精打细算。如今海运价格疯涨,陆路运输时间和成本优势显现,各地始发的中欧班列激增,但在传统陆海通道的口岸端,如二连浩特和满洲里,却发生了班列拥堵滞留的情况。“大家都盼着东北陆海新通道的彻底打通。”

  赵勇举了该公司太阳能板出口欧洲的例子:传统运输方式是经海运支线运至大连港,再通过外贸航线运至欧洲,最快也得一个月。而借由东北陆海新通道,可通过铁路发运至珠恩嘎达布其口岸,跨境通过蒙古国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铁路运至欧洲,全程物流成本由每标箱15000美元降低至7000美元,运输时间缩短7天。

  “这正是新通道打动人心的地方。”锦州市委书记靳国卫向记者介绍,选择我国最北端的海运港口锦州作为东联西引的节点,既可贯通中蒙俄经济走廊,又可海运通达东南沿海以及日本、韩国,与东北亚经济圈其他陆海通道相比较,路径更短,成本更低,内引外联地缘更“亲”。

  谈不上万事俱备,锦州就已紧锣密鼓地“撕开”一个突破口。5月28日,汽笛一声长鸣,东北陆海新通道首个跨境直通中欧班列满载轿车配件、光纤光缆等商品从锦州港出发,仅用时17天即抵达莫斯科。以新通道为媒,锦州着力推介“重去重回”的有效物流模式,不让中欧班列“空载”,将优质矿产跨境运至国内。

  锦州为啥这么急?

  国家相关决策提出加快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和支持锡(林郭勒)赤(峰)朝(阳)锦(州)等陆海通道建设,至今已两个年头。“锦州怎能等待?先把事情干起来,不做,要来再大的帽子也是徒有虚名。”靳国卫感慨。

  推动辽宁西部城市群的振兴崛起,同时肩负着辽宁省的战略审视。今年全国两会,“加快东北陆海新通道建设”,锦州一个城市的“心事”上升为辽宁省人大代表团的建议向大会提出。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多次就东北陆海新通道建设进行深入调研,他表示,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主动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加快东北陆海新通道建设有利于沿线城市优势互补共打“开放牌”。

  乐 事

  如果没有使命感——“压力山大,阻力重重,没有进展”这些困难,会让新通道“合纵连横”的说服过程成为极差的体验。锦州港口集装箱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夏峰感慨,“后来大家共识上来了,摸底调研、寻求合作这种苦差事才变成乐事”。

  有多少企业、多少货源会选择走新通道?在东北“三省一区”摸底走访时,“没有熟人硬去拜访”的夏峰没少坐冷板凳、吃闭门羹。好不容易要来合作方的电话,一打,竟是空号。夏峰说自己的心被磨得糙了,不生气,也生不起气,总得干事呀。有时出差长达7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往返还得隔离。“我就利用隔离的清闲时间写调研报告。”夏峰苦中作乐,他说自己最快乐的时刻,就是合作方被自己的诚意感动而“眼睛一亮”的时候。

  节省运输成本的账谁都会算,关键是消除信息不对称很难,特别是跨省甚至是跨国运输时更是如此。锦州市商务局口岸服务科科长王哲年轻有冲劲,他觉得像新通道这样对谁都有利的好事没啥推广难度。然而,现实不是“爽剧”,在推广中他发现新通道沿线市(盟)各有各的利益关注点。王哲说,推进新通道的难点、堵点,并不在新通道上的铁路哪一段开通没开通,而在于人心里的利益之结。

  碰壁多了,王哲便注意跟着锦州市商务局局长隋有为改变说话方式,到外地推广时先说“我能做什么,我能帮你做什么”,抓住对方痛点和需求谈合作。果然,这比说“锦州如何如何”效果强多了。比如,各市(盟)建内陆港的呼声高,锦州港顺势在通辽市、赤峰市、朝阳市等地分别建立内陆港和异地联检单位协同机制,实现港口业务前移,让内陆客户“足不出户”就能办理港口相关业务手续。换位思考,局面一下子打开了。

  “还有一个好处很多人没想到。”锦州港业务总监张建波以东北煤炭由外销到外购的变化为例说,新通道将改变东北资源枯竭地区的发展窘境。今冬保供电保供暖的双重需求叠加,使东北进口煤炭的转运需求陡然增加。而东北陆海新通道从珠恩嘎达布其口岸向蒙古国霍特、乔巴山延伸的线路上,恰是煤矿资源富集区,让中欧班列经新通道满载而归,将极大缓解各地燃“煤”之急。

  不求“独奏曲”而求“大合唱”。“东北陆海新通道,不是锦州的,是大家的,我们决不搞‘锦州优先’。”不久前,靳国卫在东北陆海新通道建设区域合作交流会上的表态获得满场掌声。

  难 事

  所有美好的蓝图,都绘制在金融织就的卷面之上。中国人民银行锦州市中心支行行长齐东伟认为,新通道建设从纸面落到地面离不开融资支撑。让他焦虑的是,如此重要的发展机遇,贴近企业身边的锦州银行却因深陷债务漩涡而使不上劲。最近,在与锦州银行有关人士座谈中,温和的齐东伟不禁提高了声调,“怎能因困境就只收不贷,地方银行要勇于为实体经济撑腰”。

  融资饥渴,远的不表,单是锦州港30万吨航道改扩建就需要40多亿元资金。锦州港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李挺到哪儿都拿着新通道地图给人家“看图说话”。她感慨,受东北区域融资环境影响,大部分银行总部上收审批权限,迫使地方银行采取谨慎收缩甚至退出的信贷政策,金融机构不认可东北地区项目,港口企业新增项目贷款审批难、发债难问题日益突出。

  关键时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锦州市分行送来“及时雨”——办理项目贷款29亿元。“资金主要用于助力新通道建设,有效提高港口货运能力及作业效率。我们还要把这种支持延伸到东北地区西部腹地。”分行副行长温立军说。

  此前,人民银行已经“冲在前面”,发挥再贷款再贴现工具的导向作用,重点支持物流运输企业,累计提供再贷款再贴现资金支持5.8亿元;推动金融机构落实普惠小微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确保对物流运输企业贷款做到“应延尽延”,累计延期贷款本金和利息超7000万元。陆续跟进新通道建设的还有工商银行、建设银行。

  有了资金后盾,锦州港与珠恩嘎达布其口岸共建物流园区等一个个新通道具体项目才有了底气。

  成 事

  最近,一件事引起锦州上下震动——深圳前海联合交易中心与锦州签署多个合作协议,探路建设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北方分中心。

  “新通道不能满足于货源物资一走一过,我们要逐渐掌握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的定价权、话语权,还要以供应链金融创新牵动上下游企业协同获益。”锦州市代市长王心宇有新锐视角。新通道各市(盟)企业仅在锦州港每年就有2亿吨的货物中转,定价却“被别人牵着走”。而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北方分中心不仅可进行氧化铝、铝锭、电解铜、水泥和粮食等现货交易,这些大宗物资在现货交易中心流动,形成仓单,由金融系统进行可视化监管,还可作为抵质押品。供应链的物资也因此有了融资功能,新通道供应链的上下游企业就会有合作黏性。“拷贝”前海模式,利用前海“线上”管理所长,既发挥出锦州货源、仓储、物流的“线下”优势,又弥补了金融人才不足的短板。

  从无到有,从少到多,言及新通道一个个具体项目的落地,王心宇感慨,“世上哪有容易的事等着我们去挑拣,实干的执念就是这样,没有时间讨价还价,东北陆海新通道值得我们去奋斗,奋斗本身就让奋斗者感到充实”。

  半年时间,东北陆海新通道沿线地方政府协作联盟就由最初的五市一盟,扩群为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三省一区”15市(盟),共谋区域互补发展的“一盘棋”。

  “东北陆海新通道使我们这些不靠海不沿边的内陆城市变得‘外向’了。”内蒙古赤峰市副市长胡庆锋说,依托新通道不仅货畅其流,还要加快建设次临港产业区,赤峰正借机发展进口资源加工转化项目。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记者接触的许多锦州干部都有这样的觉悟。正像王哲所说,以前结识的许多对接干部都发生了岗位变动,但实干的信念在一棒接一棒的传递中热度不减。

  “不过,东北陆海新通道建设仅靠锦州市和省内兄弟市往前‘日拱一卒’还远远不够。虽然这项任务已分别纳入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十四五’发展规划,但目前并没有纳入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新通道打破地域和行业壁垒的进程。”隋有为直言政策指向很重要,新通道“预热”应有更多城市参与“暖场”。(经济日报记者 孙潜彤 温济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