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我的重要工作是喂鱼

讲述人: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青年教师 黄林彬

  我是3月21日接到通知住进学校招待所隔离的,在校工作一月有余。除了给学生们运送三餐和保障物资,我和其他几位老师还承担了学院5栋楼里近50个实验室的鱼虾贝藻蟹的喂养工作。

  喂鱼,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些实验室的“小精灵”,是老师们多年来科研成果的载体,没有它们,研究就无法继续。很多研究生的毕业论文也靠它们,其中任何一组鱼儿出现差错,都可能耽误学生毕业。

  按照楼宇划分,我们组建了每栋楼的喂养群,再细分到每个实验室的群,老师和学生全员参与,每天通过照片视频沟通,确保每个细节都不出差错。虽然大家都有生物学的基础,但一开始上手还是需要有个过程。我们请学生分别对我们进行“云教学”,视频连线教我们怎么喂养。学生们可能很熟悉了,有的时候会告诉我们“喂一点儿就行了”。这“一点儿”是多少,我们得问清楚。比如,小颗粒的饲料喂几勺,大颗粒的喂多少粒。

  我们的喂养对象主要是鱼虾贝藻。我是学藻类的,除了我们实验室的紫菜,还要负责其他实验室微藻的“摇藻”工作,这是培养微藻的基本操作,就是通过摇动让沉淀的微藻重新悬浮到水中。别小看这个动作,对微藻的生长是必需的,每天要至少摇一次。实验室里大瓶15瓶、小瓶50瓶,我每天都坚持摇。

  我们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是喂养斑马鱼。斑马鱼吃的是卤虫。我们首先要把卤虫卵从冰箱里拿出来孵化,孵化过程需要24~36小时。之后,再把卤虫拿去喂斑马鱼,根据每缸鱼数量的多少,用吸管吸1~2毫升不等的量喂养。

  说出来大家可能觉得离谱,我们还在负责帮研究生态系统的团队喂养一种蚊子——摇蚊(跟平时咬人的蚊子不同),就是每天把酵母粉冲水,喂给蚊子的幼虫,感觉很像给孩子喂奶粉,每天至少喂一次。养着养着,眼见着摇蚊从幼虫变成了成虫,在培养容器里飞起来了。

  每天早上到中午,我们几个老师,不是在喂养,就是在去喂养的路上。为了避免疏漏,小高老师专门做了一张表格,我们每天对照销号,完成任务。

  我还是一名“声名在外”的“快递员”,负责帮学院的老师和研究生们运送物资。实验室有很多仪器仍在运转,培养箱还在进行实验,都需要我们去照看。我们还要帮学生找实验数据记录本、运送学习物品等。每一个需求都需要花时间寻找、打包、标注小区、消杀,然后才能安心送到学生手中。

  学生们在宿舍一个星期后,陆续想起了在研究生学习室里的“存粮”。很多学生给我发微信,希望我帮忙“快递”零食等物资。作为一名“有态度的快递员”,我会视情况而定,如果他们在晚上八九点钟找我,而我当天也确实干得很累的话,我会适当控制一下工作节奏,放缓快递速度。而对于一些急需的物品(如药物等),我就会有求必应、快速反应。

  总体来说,大家对我的服务还是满意的。我们保障组几个负责喂养的老师里,既有实验员,也有专业教师、教授。疫情当下,我们每个老师都全力以赴,兢兢业业地喂鱼、送饭。我们都希望,疫情能够早日结束,同学们能够早日回到实验室继续进行科学研究。

  (光明日报 记者 颜维琦 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