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林森浩与父见面不到十分钟 被问是否投毒称现在说没用了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佚名  

  
   林森浩父亲走出法院。  12月11日14:15 林父与林森浩见面不到十分钟

  林尊耀从法院出来,说见面不到十分钟就被中止。林尊耀说,他要问换律师、是否投毒等问题,但林森浩重复说:现在说也没用了。

  12月11日13:30 林森浩与亲人见面

  中午12点半,林森浩的父亲、叔叔等三位家属进入上海二中院。目前林森浩正和父亲、叔叔等三位亲人见面。林森浩母亲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到上海。

  11:30

  林父到上海二中院索要死刑复核裁定书受阻

  11日上午,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等家人赶到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林尊耀说,尽管法院通知中午一点前到,但为了早一步了解案情,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他们一早就赶到法院,“这是救我儿子的最后希望。”

  11日上午,上海的天气有些阴冷。

  9:20,林森浩的父亲、叔叔从宾馆走到法院,这条落满梧桐叶的人行道,他们已经走了几十次。林尊耀不时用手捶胸,“堵得慌。”

  在法院门口,因为无法立即进去,林父有些激动。法警说,尽量帮忙。“他们很忙的,不可能一天等一个人的,我只能尽量帮助。一会我再催一下。”

  9:58,林父再度落泪,念叨着:“裁定书规定5个工作日内寄到,现在第四天了还没给我们……”

  10:33,法警出来说,可以先进去了。林家人站起来,走到换证处、安检,走进了法院。

  11点,林尊耀走出法院。他说,法院没有提供裁定书,要求下午一点,再来法院。

  一天前,林尊耀曾两次到最高检递交相关材料,申请最高检对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林森浩死刑的刑事裁定书提出抗诉。林尊耀说,当时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相关法律文书才能启动。

  这一天,两位父亲都备受煎熬…

  12月10日,北京,在律师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希望能抓住林森浩“重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与此同时,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寄希望于最后一刻能求得黄洋父母的谅解……

  而身在荣县的黄洋父母,面对“不速之客”选择了躲避,不希望林家人再来掀起内心最痛的伤痕。两次无人应答的敲门,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个小时的逗留,成为3年来林家为挽救林森浩又一次没有结果的“道歉”。

  奔波北京上海 林父为救子尽最后努力

  11日,上海,林家父子可能的最后见面,将成为林森浩“重生”关键。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在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后,也于10日下午,在律师的陪同下,登上了北京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午10点 最高法提交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

  12月10日早上,顾不上吃早饭,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最高检察院,准备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启动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裁定书的抗诉程序,并建议立即停止执行死刑程序。但是最高检察院经过研究认为,必须要有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才能正式启动程序。

  上午10点,林尊耀和律师一起来到最高法院,林父提交了《暂缓执行林森浩死刑申请书》。

  下午2点 最高检提交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当天下午,林尊耀再次来到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下午3点 北京向上海二中院索要裁定书

  下午3点,林尊耀从最高检出来,相关负责人表示: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就可以立刻启动审查程序,建议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

  林尊耀说,今天他已经多次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联系,但法院表示,死刑复核裁定书五个工作日内送达。

  下午4点 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下午四点,林尊耀前往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林尊耀说,前往上海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将要求代理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向上海二中院要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并希望与儿子见面。

  在去往南站的路上,林尊耀几次落泪。

  “20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送他到上海读书了。”林尊耀说,“如果拿不到裁定书,我怕这次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上车后,奔波一天的林尊耀一身疲惫,趴在座位上,整个人毫无精神。晚饭时,中午就没吃饭的林尊耀依然没有食欲,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林尊耀说:“很想儿子,但又怕见他,怕这是……”

  记者获悉,11日会见林森浩有三个名额,林父和他的两个兄弟。(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北京报道)

  林家求最后谅解?

  黄父称不想见别打扰

  对于此次林家在最高法核准林森浩死刑之后前来致歉,黄国强认为,林家是为了给林森浩保命,根本不是真正道歉。黄国强说,“这是林森浩犯下的罪行,不是林家父母跟我们的仇恨,我只希望法律能还儿子一个公道。”

  不想见!不希望林家人来打扰躲避

  10日一早,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希望能做最后的努力面见黄洋父母,求得两位老人的原谅。

  面对这个从上海赶来的“不速之客”,黄国强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3年了!终于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了,不知道他们又来干嘛?不想见!也希望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掐着林尊荣可能抵达的时间,黄洋的家人最终选择了躲,一家人早早地离开住所前往乡下。黄国强说,黄洋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一想起儿子情绪起伏很大,9日在得知最高法的结果后,昨天去给黄洋扫墓,她又大哭了一场,不想她再受刺激了。

  “不要说是林家的人,我们也很少见到黄洋父母。”黄洋家楼下邻居说,黄洋妈妈身体不好,以前总能见黄爸爸对她悉心照顾,背着妻子上下楼,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孩子懂事,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的。但自从黄洋去世后,就很少见到黄国强夫妻俩进出了,特别是每年过年,总怕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让老两口想起伤心事。

  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小时的逗留道歉

  10日中午,林尊荣终于到达了荣县,第一站便选择去了黄洋姑妈家,反复敲门后,无人应答。

  13点50分左右,黄洋父亲黄国强收到一条自称是林尊荣发来的“道歉”短信:黄大哥,这次来成都,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我也不敢直接到您家,只好先发信息。我侄子给您家造成的伤害,我们都深感对不起您一家人。森浩的复核结果出来了,孩子若想重生,只有靠您一家给他再一次生命的机会了。再生机会永生报答!再多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一家对您一家的乞求。我哥因时间关系,无法赶来道歉乞求,我嫂严重心脏病,家人一直瞒着的,我代表他们来向您一家道歉,乞求谅解 您给一次机会,也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跪拜乞求!

  在转发短信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时,黄国强说,我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14点10分左右,一名背着背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黄洋家楼下,在得知黄洋家无人后,准备转身离开。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说着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并不承认自己是林森浩叔叔,他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亲戚,而对于现场记者的问题也不予回答。经过侧面消息获悉,中年男子正是林森浩叔叔林尊荣。

  在没有见到黄家人,扔下一大堆现场记者后,林尊荣匆匆消失在黄洋家附近……半个小时后,林尊荣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对不起,我到黄爸爸家是真心的,不想麻烦你们记者,以免给黄爸爸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请谅解!

  而在记者收到短信的同时,林尊荣已经坐上了去往成都的客车,准备起身飞往上海,在荣县的逗留仅仅3个小时不到。

  林家“致歉”路黄家人永远无法原谅

  黄国强躲了!林尊荣走了!为这一次的道歉再次画上省略号!

  3年了,围绕一场投毒风波,两个父亲为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儿子和一个深陷囹圄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儿子,这样的“道歉”一次次的上演。

  对于为何不愿意见黄家或是原谅林森浩,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兰江刘恪生自贡摄影报道

  代理律师:

  林森浩不敢想结果

  “12月11日1点前”,林父要见儿子最后一面,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却“可能去不了”。而林森浩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斯伟江,也去不成。启动审查程序,需要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唐志坚说,理论上来说,死刑复核裁定书要在5天之内送达,无论是邮递也好还是当面送达都可以,但是截至昨晚9:30,他们还没有收到。8日下午,林父在给唐志坚打电话时泣不成声,考虑到老人的精神状态,唐志坚目前都是和林森浩的叔叔林尊荣和发小在沟通:“我们电话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

  从担任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开始,唐志坚和林森浩的会面、沟通,“接近30次”。对于林森浩,唐志坚认为:“我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近这段时间,唐、斯两位律师去看林森浩,主要就是闲聊,想让他放松,但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多谈,因为对于判决结果,林森浩“甚至是不敢想”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林森浩的家人能够拿到黄家人的谅解书,有没有可能对这个事情产生进展?唐志坚回答:有这个可能性,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浩野上海报道)

  此前报道>>>

  林森浩投毒案最高法核准林死刑 林父:将申请暂缓执行

  “复旦投毒案”出现新进展,华西都市报记者12月9日获悉,林森浩的死刑复核已出结果,最高法已下发核准林森浩死刑的裁定书。

  得知这一消息,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懵了,对一直在为救儿子苦苦奔走的他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而另一边,被害者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也心情复杂。3年了,终于可以告慰亡灵,但曾经那个乖巧懂事的儿子,终究是回不来了。

  一场投毒风波,一个打了3年的官司,最后留下的,是两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父亲,他们,一个已经失去儿子,一个将眼看儿子赴死,却无力回天……

  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接到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据林尊耀说,他在8日中午接到上海法院方面的通知。

  “在电话里告诉我,最高法对林森浩死刑复核结果已经下发,并告诉我在11日1点之前必须赶到上海见林森浩,否则‘后果自负’。”林尊耀说,“接到这个消息后,简直晴天霹雳。”

  林尊耀说,接到这个消息后,他又给律师打电话,“律师说,可以确认最高法核准了林森浩的死刑判决”。

  “我现在很懵,不知道该怎么办。”林尊耀说,“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说清楚。”

  对于为何要在11日1点之前,林森浩代理律师唐志坚说:“一般从程序上来讲,家属在见最后一面后,很快就会执行死刑。”

  唐志坚说,他向最高法提交了一份暂缓执行死刑的申请书。

  再次来京欲向最高法、最高检提交申请

  9日,林尊耀再次来到北京救子,准备在10日向最高法提交《申请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向最高检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其中提到了10余条申请理由。

  这份《申请书》中写道:申请人认为上海两级法院的一二审判决、裁定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林尊耀说,法院已经通知家属见林森浩最后一面。行刑在即,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能够慎重考虑。”

  “直到现在林森浩仍然承认朝水里投放了毒物,如果我们假定这样一个事实是存在的。但是黄洋的死亡是否真的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有关,法院不能仅仅依靠林森浩的口供,还必须有科学的证据来支持才能加以认定。”林尊耀说,“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包括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公安局的鉴定机构出具的毒物分析结果,是存在重大矛盾的。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没查到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但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中心的化验结果就查到了二甲基亚硝胺,法院依据矛盾的检验结果作出了死刑判决。”

  林尊耀坚持认为,本案没有质谱图,不能确定鉴定报告结论的真实有效性。

  为救儿子,林尊耀今年7月还向最高法递交11份材料申请撤销林森浩死刑。最高法院刑庭法官当场接收了材料,并出具了加盖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公章的材料收取清单。

  对话林父

  林森浩的妈妈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她也一晚没睡,饭也不吃,一直在哭。”在从机场去往北京市区的路上,林尊耀几次哽咽。

  妻子还不知道但已经“感觉到了”

  问:林妈妈还不知道这件事?林尊耀:全家人,全村人都在瞒着她。但是她已经能感觉到了。昨天她就没有吃晚饭,药也没吃,哭了一晚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问:法院通知你们11号去见林森浩?

  林尊耀:二审结束后,没有见过他,快一年了,每天每夜都在想他。但我现在宁愿不见,这次见了他,以后……唉。

  问:看您身体比上次要差很多。

  林尊耀:我怎么样都不要紧,关键怎么救儿子。这个案子真的有很多疑点,如果这些疑点不讲清楚,我心里不服啊。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北京报道

  关于捐献遗体

  林父:“会尊重儿子的选择”

  在今年1月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裁定驳回林森浩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作出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为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诉,但不能从轻处罚。

  当时,林森浩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发布声明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

  对于儿子的这个决定,林尊耀说,他会尊重儿子的决定,“但自二审结束后,我都没有见过儿子。我申请过,但是没有得到批准。”

  换律师风波

  原律师:“今天帮林父申请抗诉”

  在该案进入死刑符合阶段后,林尊耀曾委托谢通祥为代理律师,但此后原二审代理律师曝光了一封林森浩拒绝更换律师的声明。

  9日下午,林尊耀和谢通祥来到最高检听取林父此前提出的“复旦投毒案”律师代理权及相关问题给予的答复。

  答复的主要内容:“林森浩已经委托其他律师,故不再听取谢通祥律师的辩护意见”。

  谢通祥说,最高法院非常慎重对待这件事,主办法官曾亲自去看守所当面询问林森浩本人,林本人确认解除谢通祥律师代理权的声明系本人书写。

  谢通祥说,此前他已经按照最高法院的要求,把林森浩案件的所有卷宗材料退给了最高法院。

  “因为林森浩在2015年7月份就已经解除了与我的委托代理关系,所以今后我无权针对林森浩案件向最高法院提交相关申请包括暂缓执行死刑申请。”谢通祥说,但是在不少热心人士和林父的强烈请求下,“我连夜从外地赶回北京,将于10日最后帮助林父向最高检察院申请抗诉,并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启动抗诉程序,并依法立即启动建议人民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总计一万三千余字的相关书面材料将提交给最高检察院,再为林父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复旦投毒案始末/ 2013年4月16日

  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4年2月18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

  2014年12月8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上,林森浩的代理律师提出,该案在投放毒物的检测程序、剂量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2015年1月8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死刑核准期间,该案接连出现“更换代理律师”风波、“林森浩亲笔信”风波等事件。 (记者王国平 王浩野)
来源:华西都市报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东北视窗 - 东北视窗在线广告服务 - 东北视窗免责申明 - 东北视窗招聘信息 - 联系东北视窗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东北视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12-2016 d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