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中国青年网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称湖北宜城市莺河二库库区内多年遭非法采矿,对水库构成巨大安全隐患,其背后保护伞是谁人人皆知,但却始终屹立不倒。

  记者发现,该举报信所指莺河二库库区遭非法采矿威胁水库安全一事,多家媒体都有过报道,今年7月份本网记者亦曾实地采访报道,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媒体聚光灯下,违法行为难道仍在继续?

 

今年7月份,本网记者拍摄的“四大天坑”之一。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炎良 摄
  再次探访 仍见汽车装载矿石满地跑

  莺河二库位于宜城市流水镇马头山下,是国家级重点水利工程、一级大型水库。近10年来,因发现高品位页岩矿,库区内被挖出四个巨大矿坑,被老百姓称为“四大天坑”,有的在泄洪道挡土墙边上,有的在挡土坡上,有的甚至在主泄洪道里。水库下游群众7月份曾对本网记者诉说,一到汛期,因为担心矿坑危害坝体,吓得睡不着觉。

  因此,当地村民向相关部门举报多年,但违法采矿越挖越凶。村民告诉本网记者,最猖獗的几年,几台大型挖掘机和几十辆翻斗车24小时不停地干。对于村民举报,宜城市国土资源局曾有反馈,一是确认莺河二库库区存在违法采矿的事实,二是交代了相关采矿场的责任方以及相关查处情况。根据官方的说法,涉嫌无证采矿的村民和单位,均被立案查处,被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还包括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

  但是,据村民反映,不管是举报、查处还是媒体曝光,莺河二库库区内的违法采矿几乎没有停止过。为求证事实,收到举报信后,中国青年网记者再次实地探访,发现库区道路上满载矿石的汽车不时经过,路边也堆满了矿石。

 

12月10日,莺河二库旁边“新鲜出炉”的矿石。中国青年网记者 周小璐 摄
  利益惊人 举报信坚称采矿有幕后主使

  莺河二库库区非法采矿为何刹不住车?村民们说,因为其中利益惊人——该页岩矿品位高,最低价值每方120元,宜城市林业局执法大队曾用GPS定位测量数据,四个矿区总计采挖量达41.7万立方米,总价值5000万元以上。被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发现主坝区溢洪道内有页岩后,就与自己单位一位职工签订了挖矿协议,不可思议的是,协议约定承包费仅2万元。“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自己都在违法采矿,这是典型的监守自盗。采矿利益太大,水太深,牵涉太多。”这是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对莺河二库库区非法采矿难以遏止的原因分析。

  事实果真如此?本网收到的实名举报来自莺河二库农业队村民高继财,之前担任过组长。他说,查处的那些人是出面出力的,挖矿的幕后主使其实是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原书记、局长周子群。

  高继财的实名举报信讲述了很多细节。

  2007年,宜城市水务局给莺河二库农业队拨款16万维修两级抽水泵站。2008年3月10日上午,周子群来到施工现场给高继财打电话:“你赶紧快过来我找你有事。”高赶到后,周对他说:“莺河二库农业队地盘所有的矿你没有经过我同意不准让任何人开采,我自己安排人来挖,你先把这个泵站设备卸掉放在一旁,等我挖完矿石后你再想办法装上。”高回答:“马上都要抽水灌溉农田了,你写个卸掉泵站设备和挖矿的证明,我告知村民后,你就挖,责任你负。”周说,司法机关某某领导“非常关注这片矿石,如果你不同意照办,你可就得罪人了”。二人没有谈妥。

 

  莺河二库农业队的泵站。高继财说,2008年3月10日,周子群在这里叫来自己,要求卸掉泵站好让他安排人挖矿石,自己不答应便被威胁,后来果然遭遇牢狱之灾。中国青年网记者 周小璐 摄

  之后不久,高继财被举报非法转让土地,而该案于2007年已被行政处罚完毕。2011年,高继财被批捕,获刑两年八个月。高继财称,自己的遭遇,与周子群之前的威胁如出一辙。高继财被关押后,位于泵站所在地的第二矿场就开挖了,当地人都心知肚明幕后组织者是谁。2013年刑满回家后,高继财加入了村民举报周子群非法采矿的行列。期间,他被不明身份人员进家赤裸裸威胁“再举报周子群过不了年”,二楼窗户还曾被子弹打出弹孔。

  举报材料还称:2006年,周子群将莺河二库分给职工的50亩基本农田卖给宜城市安能生物质热电厂,收到现金198万元;隶属于二库管理局的石鼓寺山(矿石山)2005年国家征用后配置给葛洲坝水泥厂,出让金260万元,以上款项未公开,也未上缴二库财务。

  态度暧昧 有部门竟称“四大天坑”不存在!

  莺河二库库区非法采矿触目惊心,既威胁水库安全,又使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群众怨声载道,媒体持续关注,相关部门也屡屡处罚,但态势并没有得到根本遏制。群众举报是否属实?记者发现,当地各相关部门对此事的态度也不时转变,闪烁其词甚至前后矛盾。

 

  库区内天坑几十米深,回埋后地表陷落,村民担心危及旁边的坝体。中国青年网记者 周小璐 摄

  12月22日,记者致电宜城市国土资源局,对方称“不存在非法采矿无人监管的问题”,还专门解释:非法采矿现象存在,但不是周子群采的,而是别人采的,目前已经处理过了,采矿也停止了。电话中,对方多次强调该事中纪委已经调查处理过了,“群众反映的很多现象都不存在”。谈及群众举报周子群贩卖基本农田、侵吞国有资产一事,对方表示,“贩卖土地这个问题不属于我们管”。

  同日,宜城市水务局一位何姓女士回应,“已经调查过了,没有这个事情,周子群没有采矿”。最初,这位何女士承认采矿一事存在,后又改口说没有非法采矿,还说所谓“四大天坑”根本不存在。

  宜城市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是库区的管理方,库区所有违法采矿都在其眼皮下进行,同时该局也曾因违法采矿被行政处罚。同时,该局还是村民主要举报对象周子群所在的单位。记者多次致电宜城市莺河二库工程管理局希望了解情况听取意见,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 周小璐)
来源:中国青年网